二维码

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

疾病中医生活行业@大名医健康大讲堂

记者调查:号贩子为何屡打不绝?

健康 来源:新华社 2017年12月21日 09:44 A-A+ 二维码
扫一扫 手机阅读

原标题:

  文/彭源、张华迎

  针对个别医院存在号贩子的情况,北京警方10月底组织专项打击行动,对5家医院内的号贩子团伙和2个网络抢号团伙统一抓捕,破获号贩子团伙6个,刑事拘留17人、行政拘留37人。

  “新华视点”记者近日调查发现,随着各地对号贩子打击力度不断加强,聚集在医院周边的号贩子虽然有所减少,但并未绝迹;不少号贩子“转战”网络,有的甚至在电商平台开店接单,通过抢号软件在医院APP、微信等预约挂号平台上抢号、囤号进行倒卖,有的网店单月销量近7000单。

  医院周边号贩子活动更隐蔽 专家号200元至2000元倒卖

  记者近日走访北京市几家医院时发现,仍有部分号贩子盘桓于医院周边,向患者兜售专家号。

  为了医治困扰多年的眼底黄斑,潘女士多次往返于石家庄和北京之间。“虽然现在可以通过‘京医通’微信、自助挂号机和电话等渠道预约挂号,可是一些紧俏的专家号根本预约不到,只能找号贩子。”为了预约到同仁医院的专家号,今年她已3次从号贩子手中高价购买,每次费用都在300元以上。

  按照潘女士的指引,记者在同仁医院门口的天桥上找到了几个号贩子。他们见人走近,就主动靠上来压低声问:“要号吗?”并承诺当天要号最快能挂上第二天的。在几番讨价还价后,号贩子王某表示,原价300元的服务费可以打8.8折,保证能抢到主任医师号。

  据了解,为方便患者,现在大多数医院会在挂号窗口预留一定数量的专家号。为了抢占这部分号源,号贩子花钱雇人在窗口排队抢号。这些号贩子通常以团伙形式存在,组织严密、分工明确。

  北京市警方10月底查获了2个盘踞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门诊楼内的号贩子团伙。据警方介绍,这两个团伙由贩号多年的前科人员组织指挥,与前几年的自己排队、自己贩号相比,团伙内部分工更明确、活动更加隐蔽。该团伙有人负责在医院周边招揽客源,并将信息反馈给现场“指挥员”,“指挥员”雇佣众多人员连夜排队。成功挂号一个,排队者可获得100元至120元的劳务费,号则被“指挥员”以200元至2000元不等的价格倒卖给患者。

  记者在北京协和医院门口遇到号贩子马某,他称无论多么紧俏的专家号都能挂上。当记者对其可信度提出质疑时,他声称:“放心,我是直接从医院内部拿号,咱有关系。”

  号贩子网上开店 人气店铺单月销量近7000单

  2016年起,国家卫计委在三级医院全面推行预约诊疗,其中北京市22家市属大医院全部实施非急诊全面预约,各医院通过电话、网站、APP或者微信公众号提供预约服务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部分号贩子随之转战网络。在某大型电商平台,记者输入关键词“北京医院 挂号”检索发现,提供预约挂号服务的店铺超200家,其中人气最高的店铺显示月销量近7000单。一些店铺在醒目位置标注可提供“北京协和医院预约挂号”“北京积水潭医院专家号”“北京儿童医院专家号预约”等服务。

  以为孩子做视力检查为由,记者随机选取一家店铺进行咨询,商家推荐挂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小儿眼科的专家号,并称只要提供孩子和陪同人的身份证信息就可以,挂号费自付,加收300元至400元服务费。商家保证:“我们挂号安全可靠,费用可以走第三方支付平台,挂不上号可以随时申请退款。”

  记者调查发现,不少号贩子利用抢号软件抢占号源。在北京同仁医院附近接单的号贩子田某称,长期干这行,她已经摸透北京多家医院的放号时间和规律,放号时间一到,先用自有身份证号通过抢票软件囤积号源,联系到买家后,在取消预约的同时,用买家的身份信息重新抢号。

  业内人士介绍,虽然网上预约挂号都实行了实名制,但挂号的是患者还是号贩子是无法区分的,号贩子可以通过软件抢占优质号源。

  加大惩戒力度 优化医疗资源配置化解挂号难题

  号贩子屡禁不绝与违法成本低有很大关系。据记者了解,目前,多数号贩子只能按照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进行处罚,惩罚上限是行政拘留15天加1000元罚款。只有对于少部分有前科、情节特别严重的号贩子,才依照《刑法》中扰乱公共秩序罪、寻衅滋事罪等进行刑事拘留。2016年末至今年3月间,北京警方共抓获相关违法犯罪人员377人,其中328人被行政拘留,只有49人被刑事拘留。

  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律师杨盛表示,很多号贩子被放出来后重操旧业。他建议,针对号贩子的执法巡查行动应常态化、制度化,要对重点区域和网络平台进行监控,并进一步加大惩戒力度,联合打击“线上线下”的号贩子团伙。

  “打击号贩子,短期内需要完善实名制预约机制。”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律系医药卫生法学副教授邓勇建议,尽快完善医院电子挂号系统,实施更加严格的实名制挂号、信用黑名单制度,从技术和制度上根治电脑自动刷号等问题。

  不少专家认为,号贩子屡禁不绝也反映出当前国内优质医疗资源不足问题。北京协和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刘远立认为,长期来看还要发展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制度和家庭医生团队首诊制度,同时完善分级诊疗制度,不同级别的医疗机构承担不同疾病的治疗,引导优质医疗卫生资源流向基层,让人才下沉、资源下沉,让优质医疗资源更好为百姓服务。

实时热点
  • 疾病诊疗
  • 生活提示
  • 中医中药
  • 人口
  • 健康大讲堂
中华医药更多
860010-1125010100
1 1 1